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租房如何更省钱?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3日 14:16

租客网:租房如何更省钱?

对于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是在外打拼的小伙伴而言,房租是每月中最重要的一个支出。尤其是在高速发展的城市,很多人为了租房省钱甚至会选择交通不便很偏远的地点租房居住。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省钱和租房兼顾两全其美呢?几个小妙招,教你租房更省钱!

一、淡季租房优惠多

其实租房也有淡旺季之分,想要租房时优惠更多一点,就必须隔开旺季,在淡季时就着手租房。租房旺季一般是过年后和6月份前后。

春节前---年前一两个月是传统淡季,这段时间换房子的很少。年前很多人都要回家了,会有大多数人选择退房,而准备租房的人几乎都要年后来才租,此时租金相对较低,市场房源充足,是租房子的好时机。租赁需求比旺季下降时,为促成订单成交,租房平台或是房东都会部分下调租金。下调租金的幅度大约在10%-15%之间,虽然减少了全年租金收入,但相对于将房屋空置一两个月带来的损失,这样做比较明智。

春节后---城市与城市之间人员流动大,流入城市后需要居住条件,另外还有一些过年前想搬家的,年后想要搬到另外的区域居住。

6月份毕业高峰期---大量毕业生开始找房子,因此需求租房的人群大幅度增长。这两个时间段租房时都是房源供不应求,是租房旺季。所以,本就有换房需求的租客,可以尝试在租房淡季时选择租房,不仅可以择优选择,还能节省租金开支,不失为一个便宜租房的好办法。

正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有了租房或是换房的想法后就可以着手准备选好区域看房了,千万别等到火烧眉毛再开始考虑租换房的事情哦!

二、选择个人还是中介

部分通过租房平台找房都需要支出一个月房租的一半作为中介费,想想要多花半个月的房租还是有点心疼;可是如果选择直接找个人房源,又担心遇到假房东、二房东上当受骗。

三、避开核心地段

核心区域房源固然能享受居住在中心地带的优越便利感,但是也要为高昂的租房费用买单。小伙伴们不妨跳出中心地带圈,找找附近2-3km内周围片区的房源,只要公交车、地铁站能在既定时间内走路到达,交通出行便利,也能节省一笔不小的房租开支。当然,如果通勤费过高,时间过长这也不是我们想要的,在这方面,小伙伴们可以根据自身更侧重的需求抉择平衡点。

四、省钱就选择合租

从价钱角度来说,合租是有效压缩租房成本的方式。如果你选择合租,平均分摊下来租金价格就会便宜很多。小伙伴们可以考虑找找朋友、同学、同事等人合租一套大一点的房子,既能获得更大的生活空间,又能合理分摊租房成本,何乐而不为呢?

另外,合租一整套房子的议价空间也会更高一点,只要大家的工作相对稳定,可以按照一年的模式和房东签订一个长期的租赁合同,和房东讲讲价再优惠一点可能也不是问题。毕竟,对于房东来说,工作稳定的租客和爱干净整洁的租客素质对于他们来说也会省心很多,也愿意做出适当的让步给一定优惠。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租到自己称心如意的房子,也祝愿大家成功的速度,能赶得上房价上涨的速度,早日实现自己有房的愿望噢~(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在租客网上传的信息会不会被泄露?

当然不会,我们是一个正规的平台,在公安局都有备案的。

2020年09月08日 10:49

浙江广电“接盘”唐德影视,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

本篇文章3401字,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景慕,36氪经授权发布。一个月两次卖身,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变成了浙江广电。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5月26日,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触及涨停。根据当时资料,至中午,唐德影视5.03元,涨幅8.17%。而到了下午开盘,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当时便有坊间猜测,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到晚间,唐德影视的发布的《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坐实了猜测。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同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连续两年亏损、负债率高达94%、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这样一家影视公司,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也产生过一些分歧。支持方表示,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而反对的声音,则是认为,随着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同样收购股权,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另外,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显然,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无疑是更好的方案。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以及需求。浙江广电旗下,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浙江影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曾出品了《烈日灼心》《捉妖记》等电影。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收编唐德影视,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相比之下,湖南广电、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均有影视制作资产,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如芒果超媒、幸福蓝海等等。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转让改增资,更多钱给到公司,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以下简称“新方案”),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以下简称“意向协议”)相比,显得更为合理,也更加谨慎。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在意向协议中,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共同出资6.6亿元,加上吴宏亮出资1.4亿元,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左右股份给该公司,以及29.9%的股份表决权。这样算起来,如果协议达成,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获得唐德25%的股权。这就意味着,在此次交易中,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4亿元左右(如今为21.1亿),相当于溢价49.5%进行收购。这样的收购价,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也显然不太合理。但是在新方案里,虽然总体来看,当所有交易完成后,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9%的股份,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还是收购价的商定,都慎重了不少。在意向协议里,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股份,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最终吴宏亮持有11.31%股权。并且在协议中,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用以股权的解质押。但在新方案里,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945,950股份,转让给浙江易通,占公司总股本5%;将17,081,066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08%),转让给东阳聚文。同时,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55%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而剩下的股权部分,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股份共计125,675,700股,二者分别认购19.23%和3.85%。全部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持有29.9%股份,东阳聚文持有9%,吴宏亮持有公司12.85%股权。相比老股转让,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并且,在新方案中,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两年亏损,高负债率,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保壳”成功?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卖身”?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31%的股权,其中99.82%都进行了质押,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25%。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股价下跌背景下,早已“爆仓”。其次,从2018到2019年,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帮助公司扭转局势。2018年,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61亿元,2015-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主要由于《巴清传》无法播出,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到2019年,虽然口子有缩小,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1.15亿元,净利润-1.07亿元。其原因是《巴清传》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到2020年一季度,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第三,根据2019财报,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截至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亿元,短期借款为3.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wind数据,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在2020一季报里,唐德也披露称,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但是,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至2019年末,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69亿,同比增长326%,现金及等价物1.04亿,同比增长144.98%,同时应收帐款2.79亿,比期初减少52.4%。也就是说,除去《巴清传》,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账面上1.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2019年,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其中《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已确认收入,此外还有《小女花不弃》《延禧攻略》《倚天屠龙记》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制作发行的《东宫》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显然,在剧集制作上,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并且,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补充协议五》之后,以3.22-3.52亿元将《巴清传》卖给天猫技术后,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这些因素,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

2020年05月28日 11:28

14城人均GDP跨过发达经济体标准线,超2万美元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李燚用什么来衡量一座城市在全国乃至全球的地位?人均GDP是一个重要参考指标。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统计,随着厦门人均GDP突破2万美元,2019年中国内地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城市达14个,依次是深圳、无锡、苏州、珠海、鄂尔多斯、南京、北京、上海、广州、常州、杭州、武汉、宁波、厦门。国际上,一般把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作为发达经济体的门槛,这意味着上述覆盖了全国1.43亿人口的14个城市,已经达到发达经济体的经济水平。值得一提的是,长沙、佛山人均GDP都超过1.9万美元,即将跨线,可称之为“准发达经济体”。14个上榜城市中,珠海、鄂尔多斯、常州、厦门四个城市2019年GDP不足万亿,最高的常州为7400亿元。此外,榜单中的无锡、珠海、鄂尔多斯、南京、常州、宁波、厦门7座城市常住人口均不足千万,尤其是珠海和鄂尔多斯,人口只有200万左右。需要注意的是,鄂尔多斯属于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方面仍存较大阻力,从各方面情况看,其人均GDP水平不能全面反映城市真实发展水平。深圳、无锡、苏州居前三人均GDP2万美元是个坎。1978年美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用了9年,到1987年成功突破2万美元。1994年韩国人均GDP达到了1.04万美元,用了12年,之后在2006年首次突破2万美元。2019年,我国人均GDP首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达到10276美元。不过,中国不少发达城市人均GDP早已超过1万美元。放眼全国,深圳是内地首个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城市。2007年,深圳人均GDP达10628美元,首次跃上人均1万美元的台阶。2013年深圳突破2万美元大关,达22112美元。只用了6年时间,深圳就实现了人均GDP从1万美元向2万美元的跨越。2019年,深圳依旧是人均GDP最高的城市,达到29498美元,距离3万美元只有一步之遥。按照国际标准,人均GDP在2万美元以上的是初等发达经济体,在3万美元以上的是中等发达经济体。由此看,深圳也将成为内地最先跨过中等发达经济体门槛的城市。四大一线城市中,与深圳同为2019年GDP前4强城市的北京、上海和广州,在人均GDP方面的优势并不明显。继2015年广州人均GDP突破2万美元后,北京、上海在2018年双双迈过2万美元大关。至此,四座一线城市均已达到发达经济体水平。其中,2019年GDP全国第1的上海,人均GDP为2.28万美元,居全国第8;GDP全国第2的北京,人均GDP为2.38万美元,居全国第7;GDP全国第4的广州,人均GDP为2.27万美元,居全国第9。而一些经济总量不及北上广的城市,人均GDP却很靠前。按照当年人民币平均汇率(6.8985)来算,2019年无锡、苏州人均GDP分别为2.61万、2.59万美元,与深圳一起跻身人均GDP前三甲城市。尤其是苏南经济重镇无锡,尽管其GDP在全国排第13位,但人均GDP高居全国第2,按照目前增速,人均GDP将近2万美元的“准发达经济体”城市将在今后几年大幅增加。其中,最先可能跨越发达经济体标准线的是长沙,2019年其折算人均GDP为19987美元;其次是佛山,为19102美元,都非常接近发达经济体的人均GDP水平。总体来看,以上城市经济均呈现经济总量高、人均经济总量强的特征。但出人意料的是,2019年GDP前十强中的重庆、成都和天津,人均GDP相对靠后。以GDP排名第五的重庆为例,2019年人均GDP只有10992美元,在GDP前30强城市中排名第29位。作为拥有3000万常住人口的直辖市,重庆城镇化率只有66.8%,大量人口不在城区就业,有必要提高城乡经济发展的协调性。珠海、鄂尔多斯为何上榜纵观上榜的14个城市,城市类型差异较大。其中既有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苏州、杭州、武汉、南京、宁波这样的新一线城市,还有常州、珠海、鄂尔多斯、厦门这样的二三线城市。意想不到的是,“小而美”的城市珠海,跻身2019年人均GDP第4强,为2.54万美元。作为2019年常住人口刚跨过200万的小城市,珠海的人均GDP如何能在全国跻身一席之地?自设立经济特区后,珠海形成了以家电电器、电子信息化等六大工业行业为支柱的产业结构,其中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过半,相对人均产值较高。比如,全球最大的空调企业格力就坐落于此。与珠海情况类似的,还有网红城市厦门。虽然经济总量只有省会福州的六成,但2019年人均GDP达20691美元,首次突破了2万美元,居全国第14位。这与当地以附加值高的旅游业为主的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唯一的特例是资源型城市鄂尔多斯。近日当地统计局专门发消息称,2019年其GDP为3605.03亿元,年末常住人口208.76万人,由此计算当地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73069元。折算下来,鄂尔多斯人均GDP为2.5万美元,居全国第5,甚至比北上广一线城市还高。作为曾经的塞北小城,鄂尔多斯靠着“羊煤土气”的资源条件,短短几年就实现经济崛起。据住建部2011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当年鄂尔多斯人均GDP甚至超越香港,位居全国第一。但是,随着近几年煤价大幅回落,鄂尔多斯经济发展的顶梁柱煤炭行业应声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煤炭销售收入骤降三成。近三年来当地平均房价上涨了30%以上,核心城区学区房每平米达到1万元以上。目前,煤炭经济仍占据鄂尔多斯经济相当大的比重。2019年前三季度,鄂尔多斯非煤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8%,仅占规模以上工业总量的31.1%。作为能源大市,2019年上半年煤炭行业利润占到鄂尔多斯规模以上工业利润总额的七成以上。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人均GDP不仅与经济总量、人口规模尤其是就业人口有关,也与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产业附加值越高,就意味着人均的产出创造水平越高。众多城市仍需跨越中等收入线人均GDP超2万美元,会发生什么?从国际上的发展经验来看,当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后,该地区就已经基本完成了工业化,城市发展将进入“后工业化”时期,以服务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将成为主导产业。在上榜城市中,北京、上海已率先完成这种转变。2019年北京第三产业占比已达83.1%,上海为72.7%,深圳刚超过60%。世界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人均GDP超2万美元的国家和地区共46个。其中,全球人均GDP最高的是摩纳哥,2018年为18.57万美元;中国澳门居全球第3位,约8.72万美元;中国香港居全球第18位,约4.87万美元。虽然,中国内地已有14个城市跨过2万美元大关,但与全球已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国家和地区的人均GDP差距较大。以其中人均GDP最高的城市深圳为例,2019年为29498美元,这一水平略低于韩国、西班牙,比在全球处第37位的塞浦路斯要高一点。2019年我国人均GDP首次站上1万美元大关,开始向高收入国家行列迈进。但全国337座地级及以上城市中,这14座城市只是点缀其中的强市,还有众多城市仍在1万美元门槛以下。按照世界银行标准,在4126至12735美元之间为中高等收入经济体。即使在2019年全国GDP总量最高的30座城市中,还有徐州、重庆、温州3城人均GDP低于12736美元,仍处于中高等收入水平,与发达经济体水平距离甚远。需要注意的是,当一些国家和地区跨过1万美元,开始从发展中状态进入发达状态。如果不能成功地摆脱债务问题,或无法实现技术创新,要继续向2万美元跨越的话,常常会出现一段被称为“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增长停滞期。在2019年GDP30强的头部城市中,绝大部分城市人均GDP已跨过1万美元,尤其需要警惕这种现象。为何人均GDP与感受有温差一个常见的现象是,每当人均GDP数据发布后,不少网友大呼“被平均”“被增长”,感觉即使是人均GDP也与自身的感受有“温差”?需要指出的是,人均GDP反映了一个地区的产出创造水平,而不是生活水平。如果要衡量一座城市的居民财富收入,看人均可支配收入会比人均GDP可靠得多。虽然两者有一定关系,但人均GDP高,收入不一定高。14座城市中,2019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城市是上海,2019年为73615元,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5.6%。紧随其后的是苏州,为68629元。第三是北京,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7756元,实际增长6.3%。此外,杭州、广州、宁波、南京、深圳和无锡这6座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在6万元以上。其中尤以杭州最为突出,虽然其人均GDP居第11位,但2019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66068元,在14座城市中排第4名,更是在全国所有省会城市中最高。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珠海、鄂尔多斯、厦门人均GDP排名靠前,但人均可支配收入并没有超过一线或部分省会城市。三座城市中,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反而是人均GDP垫底的厦门,2019年为59018元,珠海其次,鄂尔多斯则最低,为49768元。从全国平均水平看,2019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9元。而同期重庆只有37939元;天津略高于全国均值,为46119元,但明显不及北上广。不难发现,人均GDP是直接体现市民生活水平的一个标准,但因产业结构或就业人口的差异,人均GDP高的城市不一定收入就高。求职者找工作时,需综合考虑。比如,一些人均GDP未超2万美元的城市,虽未上榜,但居民收入也不低。长沙、济南就是此类,2019年两座城市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已超过5万元,在省会城市中居前列。

2020年04月24日 21:10